行业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行业资讯 > 正文
设计师的社会角色 日期:2013-10-30 20:34:54

刘元风:朝戈教授(详见本站文章【24小时设计论坛精选】《设计三省——朝戈:自发与纯净的想象力》,编者注)用了非常诗性的语言,对当代的艺术的想象力进行了非常深入的探讨。艺术家是不是用艺术去感召社会和生...

 

刘元风:朝戈教授(详见本站文章【24小时设计论坛精选】《设计三省——朝戈:自发与纯净的想象力》,编者注)用了非常诗性的语言,对当代的艺术的想象力进行了非常深入的探讨。艺术家是不是用艺术去感召社会和生活的理性,这点也正是艺术家以及他的艺术的可贵之处。我们再一次感谢朝戈先生精彩的演讲。

接下来我们有请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装饰》杂志主编方晓风先生演讲,有请!

 

方晓风:我今天的题目是“设计师的社会角色”。

次接到邀请的时候,我看到题目是“设计三省”,觉得这个题目非常好。因为现在对于设计界来讲,非常缺少这种反思类型的题目。最近这十几年,应该是中国设计最狂热的阶段。

这个题目,我也受另外一位设计师的启发。库阿斯有一次到我们学院来讲做讲座,放了两张照片,一张照片是这个五十年代、六十年代建筑师,在工地上的形象。那个建筑师戴个安全帽,手里拿着一卷图纸在工地上。他的意思是,那个时代的建筑师更像工程师。基本上设计师要解决问题,是干活的,退居幕后的。他又放了一张现代建筑师的照片,有可能就是他自己。在一堆媒体的闪光灯后面的,现在的建筑师,都衣着光鲜,出现在非常好的厅堂里面,接受媒体的关注。他的意思就是,设计师的身份和社会角色,随着年代的变迁,其实在变。

受这个启发,我就一直关注这个设计师的形象。改革开放初期,深圳做过一次社会调研,美誉度最高的社会职业是什么?设计师排在前三位。我不知道现在再去做这么一个社会调查的话,设计师的美誉度到底能够排在第几位?我个人感觉,不是那么乐观。所以对设计师身份的一个反思,某种程度上,也就是对设计本身的一个反思。

封面我弄了两张照片,这一张非常巧,是我今年过春节的时候,在上海美术馆看的一个展览,奥赛尔长画的一幅。这个画家本身是一个建筑师。他其实很少画画,这是他比较少的作品里面的一张。这个画中的形象,其实就是建筑师本人。我们可以看到,在一个十九世纪的背景下面,那时候的建筑师完全是个绅士,他戴着礼帽,穿着礼服,拿着拐杖。那时候的建筑师,是社会的英雄。

我记得我在上本科学建筑学的时候,也受这种情绪的感染。认为建筑师是社会上所有职业里面最接近上帝的那一种职业。因为建筑师创造人工环境,实际我们上无时无刻不生活在一个人造环境之中。所以,建筑师极大地影响了人们的生活,所以对建筑师有一种崇拜的情绪。另外有一句很有名的话,“建筑是建筑师的纪念碑”。但我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建筑师有这个胆量说,有的建筑盖完了,可能建筑师都不好意思跟人说。上海黄浦江边上一栋会议中心,就是没有人认领的建筑。

这个是我的一个学生画的一张漫画,反映了当下建筑师的这么一个情况。这张图是我前年去参加米兰设计周的时候,英国皇家艺术学院的一个展位,这个展位最吸引我的是上面这句口号。“So much nothing to do!”什么意思?就是“太多的无事可干”,我特别受震动。它多少反映了我们当下设计师的一种状态。现在的设计,某种程度上讲,很多人也认为是一种没事找事。很多过度设计实际上都受到批判,设计师的很多工作变成一种自我炫耀。最近我又看到两个消息,一个是香港的很好的平面设计师,好像叫李永泉,最近搞了一个活动题目就是叫“设计重要吗?”他的感受是,得了很多奖,但他自己反思说,得了这些奖根本没有用,这些奖是我们小圈子内的自娱自乐。社会上没有人知道我,这些海报也根本没发生作用。我记得我去年参加这个活动的时候,也有一个平面设计师,刘之智,他讲,中国式的海报也是一个特点是从来不张贴的。我们专门设计只供展览用的海报。

另外,台湾有一个设计师他也讲了一个故事,他为一个咖啡店做了一整套设计,做得很好,客户很满意,他自己也很满意。没有人说这套东西不好。在这家咖啡店边上又开了一家咖啡店,那家咖啡店是没设计的。他觉得那家咖啡店非常难看,很失败。但是三年之后,他设计VI的这家咖啡店倒闭了。那家很难看的咖啡店活得很好。所以他这个时候也反问自己,设计重要吗?实际上我觉得这些反思是非常现实的,生动的。决定咖啡店生存、存亡的决定不是VI,当然我们也不否认VI的作用。这些故事都引发我们思考:设计到底重要不重要?

带着这些问题,我们进入下一个话题。这个实际上也是艺术家的作品。他就是把日常的事物摆完了之后拍照,形成一种特殊的视觉冲击力。但我觉得这种照片,反映我们的日常生活已经被这种人造物质充斥了。某种程度上,设计让我们无处可逃。就是你不想要设计都不行,我们的生活已经被设计填充了。现在再超脱的一个人,他都摆脱不了设计。设计已经是一种非常强迫的事情了。

我们再来看,这个例子对我们思考这个问题更有帮助,就是乔布斯。乔布斯不是设计师,但是当他刚去世的时候,纽约时报给他写的一篇悼念的文章里面就讲,“乔布斯是设计师”,他用设计师的称号来评价乔布斯这一生。这又说明一个什么问题?说明设计师实际上这个称号是怀着社会期待的,社会对设计师有一个很高的期待。乔布斯的确不是设计师,他不会画画,他不会画草图。并且他的日常工作是个CEO,典型的商人。既不懂技术,也不懂美术。但是,最后大家认为他是一个设计师。我在乔布斯去世之后,写过一篇小文章,标题是“设计的乔布斯定义”。这句话就是呼应那篇文章的意思。

乔布斯从某种程度上讲,他又可以称为一个设计师,这个称呼得到了广泛的认可。大家承认他是设计师的一个前提条件是什么?我觉得前提条件就是,乔布斯当初把百事可乐的总裁史考利招到苹果公司来的时候说的那句话“你是准备一辈子卖糖水,还是来跟我一起改变世界?”当时百事公司的市值要比苹果公司的市值大得多。但是乔布斯跟他讲了一句话,你卖糖水,你可以挣很多的钱。但是,卖糖水挣的钱,不能给你带来改变世界的荣耀。所以我觉得设计师这个称号,在某种程度上带有荣耀的光环。很多社会对设计师的期待,就是说我们怎样去改变这个世界。所以大家授予乔布斯设计师的称号,我觉得是出于这个出发点。很多人都承认,乔布斯改变了世界。当然这个故事很长,有传记,大家可以更好地了解他的生活。

同样,我们学院有一个美国的教授,他其实也谈到了乔布斯的问题。但是他更多的是谈苹果的设计思维、工作方式。Design thinking,现在Design thinking好像也有本书,还挺畅销。这一定程度上,揭示了苹果成功的原因,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案例。他设计的思维,在传统的设计思维是单向的,Analyze to create,从分析走向创造。我们常规的设计教育里面都强调调查、调研、用户调研、市场调研,调研完了出结果。我们现在的学生非常有意思,经常他的结果跟调研其实没关系。调研做得很好很像样,最后拿出来的东西不是那么回事。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乔布斯传记里说乔布斯从来不做用户研究,他反对做用户研究。因为他相信亨利福特讲过的一句话,“用户永远不会告诉你他需要一辆汽车。”因为当这个世界上还没有汽车的时候,用户不会告诉你他需要一辆汽车。福特的原话是:“用户只会告诉你需要一匹跑得更快的马。”但是我觉得这个比喻不是特别恰当。用户只是有一个速度的需求,你怎么实现这个速度的需求?这个路径不一样。当然汽车是一种途径,现在还有一种方式。所以这个时候就引进了另外一条轴,非常重要,就是这根纵轴。Abstract到Real Abstract意思就是抽象。这个抽象的意思就是刚才我们讲的对马的比喻。实际上马是一个具像的形象,但是对马的比喻,实际背后是一个对速度的抽象需求,那我们怎样把对速度的抽象需求变成现实?就是把Abstract变成Real,这才是重要的。

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再看我们所举的两个案例。一个是MP3,这是苹果的iPod,是高一点的版本。这非常有意思。苹果公司乔布斯回归之后,当时决定做iPod的时候,全世界一片骂声。包括科技评论界,设计界。为什么个一个高科技公司去做一个音乐播放器,去做一个MP3,太不入流了,感觉是杀鸡用牛刀。并且大家还怀疑他在“杀鸡”市场上,是不是能干掉别的厂商。你做MP3也不一定能做得过别人。并且当Ipod出现,变成现实的时候,其实也还有很多人批评他。批评他什么?没有USB接口,没有录音功能,比一般的MP3还还缺失很多功能。但就是这么一个东西,成功了,市场反映很好。可能在座的很多人也用过这个东西。我不知道大家对这个东西的感受是什么?我个人感觉用这个东西听音乐,有一种听音乐的尊严,有一种仪式感。

仔细去想很有意思。乔布斯非常聪明,他把它的USB口去掉了,实际上是杜绝了盗版的那条路。iPod背后是iTunes Store,实际上,他不光是自我产品线的一个规划,另外更重要的一条是他得到了正版音乐厂商的支持,得到了一个很大的社会的同盟。第二是你欣赏音乐的时候,你更需要的是什么?如果我们把iPod跟MP3相比的话,你会发现什么?iPod可以有一个自由的编制播放列表,而用MP3听的时候,你要么快进到下一首,要么再快进到下一个,这个是不是体验上的一个差异?另外,它的所有操作就在一个圆盘上解决,极其简练,审美上达到非常高的水平。所以后来我们再来看这张照片,我自己特别喜欢这两张图。这个也是一帮设计师在工作,他就是圈在我是不是增加一条腰线,我是不是抹一个角,我是不是换一种材质,可是你做了半天,它仍然就是这么一个破玩意儿。

而如果你真的从Abstract这个需求出发,实际上它有可能是这么一个东西。所以这个角度讲,设计很重要。设计不是不重要,设计不是无事可干,设计非常重要。设计实际提出了一个问题,我们经常要问自己,你真正需要什么。乔布斯的方法更多的不是去调查客户,而是调查自己。其实我们大多数人不知道自己要什么。这句话听上去很难听,但是我想,实际就是这么回事。

刚才也有嘉宾谈到,过去是什么?未来是什么?我理解,作为人类来讲,我们没有一个超然的地位,所以总体来讲,未来是一团迷雾,历史同样不够清晰。所以我特意选了一张雾气昭昭的照片。总体来说未来我们面临两个世界,一个是欲望的世界、物质的世界;另外一个不可避免的是哲思的世界。我们必须要知道我们在物质的需求之外的是什么。但是我又很喜欢这张照片。在这个迷雾之中,它立起来两个东西,这两个东西是人造物。我觉得它意味着我们人类凭借着我们的智慧,我们终究会走出迷雾。这是我喜欢这张照片的原因。

我们的世界,技术不断地推动,丰富着我们的物质世界,不断地改变着物质世界的形态。Google Glass,三星公司出的便携式投影仪,就一包烟大小,完全可以放在口袋里,已经上市。这个是google无人驾驶的汽车,google这个技术已经成熟到美国有些州已经给他发执照了,完全可以买来这辆车上路民用了,已经达到这个程度。这个是苹果公司这几年致力于想做的一件事,但还没有真正的完全成系统,iTV。未来的电视作为一个播放媒体,肯定不会再受电视信号的限制了。所以我大胆地预测一下,可能20年后,甚至10年之后,电视台这个组织要消亡,因为没有必要了。其实电视台之所以存在,就跟我们期刊还存在一样,是因为有一张牌照,如果一旦牌照开放的话,这种机构都没有生存的余地,全要完蛋。

技术不光在推动需求,技术也带来一种新的美,它在提示我们一种新的审美的可能性。这是我们学院去年在中国科技馆做的一个展览,叫艺术与科学展。这是其中两个比较好的作品。这个作品是一个荷兰人做的得奖的作品,叫海滩怪兽。他用非常简单的关节,机械构造,塑料管的构造加上一个风帆,做成了这么一个东西。这个东西会非常灵活地走动。在脚的这个位置加了一个传感器,一旦碰到水,或者沙滩的湿度足够大的时候,它会自动往回走。这是一个无机物,但是它呈现出了一种类似生命的特征。但是他用的又是低技术手段,还不是高技术手段。在评委投票的时候非常一致,给了金奖。这个作品很有意思,它提示我们,给作品授予奖项,审美依据不再是形式审美,而是更看重作品背后的智慧。所以审美本身也在变化。我个人认为,审美是分几个不同层次的。这也是一个作品,这张作品的特殊之处是,大家知道苹果上面如果贴个字的话,晒一晒,把那张纸撕掉,也会写一个字上去。它其实就控制这个植物受光的深浅。就是这个道理,但它很有感染力。他提供了一种从技术角度审美的可能性。这两个案例,一个书桌上的台灯,它用了一个沙漏的形式。但这个沙漏的形式结合得不错。它的电能是由沙漏提供的,沙漏里的沙子往下漏,产生的动能转化成电能,来点亮这个LED的灯。同时它仍然有一个提醒时间的作用。等这个沙子漏完了,灯会灭掉,灭掉的时候,你拨一下,再转过去,它再继续漏。它未必是非常日常的东西,但带来一种非常新的思维方式,他提供了一种可能性,我觉得很有意思。这个也是一个设计,这个也非常简单,这个都是在旧书上面画画。但是他在旧书上画画的这种形式,实际上提示了我们什么?提示了我们审美的新的角度。实际上旧书这个载体,它的信息也进入到这个画当中来了,它也成为我们审美的一部分。所以这些都是现代这个社会日益提出来的,针对审美层面的更多的思考和可能性。

包括3D打印,3D打印不光是制造技术的问题,实际上也是审美的范式。因为它使我们对电脑构造的那种形体,有一个更方便的输出的手段,它们直接对接了。包括这种图案,这种图案完全是在电脑中更容易生成,如果不是这样的工具,这样的形式未必产生,或者未必进入我们的视野。实际工具会影响我们的审美思考,影响我们的设计思考。我想3D打印机的普及,最终会影响制造业的格局。当然这个时间到底会多长,不好说。因为整个现代工业的发展,我们也可以用一个简单的路径来分析它,或者说来总结它。它就是设计的民主化,在不断地走向深入。

大工业时代的有没有民主?也有。大工业时代的民主是一种商业民主,消费行为本身在投票。但是,到了这个技术发展的再下一步,我想不光是消费行为在投票,实际上设计师的个人的主动的思考,在里面将占据更主要的部分。因为制造的门槛在降低。作品成为现实的可能性大大增强。

这是我们现在生活的世界,我们日常的接触的界面在外面这一圈,纷繁的品牌,让我们认为我们有很多选择。但实际上在这个品牌的背后,我们知道实际上只有几个大的制造集团,几个寡头。现在的社会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可怕的资本垄断社会。我们所谓的自由,看上去自由,实际上是操纵在这些财团手里面。所以从这个角度讲,我觉得3D打印提供未来的一种可能性,仍然是值得期待的。

 

\

 

最后我想讲几个案例,来表明我们认为的更理想的设计师的一种态度。我认为,设计师作为这种可能性的相应被动反应,这种被动反应之外,设计师应该有主动选择。设计师应该对现实问题有综合判断,并且对社会创新有投入。我觉得这个是审美的第三个层次。审美的第三个层次是什么层次呢?就我个人认为,不是可见的形式的美,是看不见的美。现在大家一起来看一个案例。这两个作品是我们杂志刚收到的一个作品,投稿投来的两个作品。我觉得反映了两种思路。一个思路,左边的这个,是为自闭症儿童所设计的绘画的架子。他主要的设计出发点,一个是画板透明,一个是两面可以同时做画。这样就提供了什么?一种交流的可能性。他是从自闭症儿童的立场来设计这个产品的。右边的这个,我觉得也不是做得不好,做得也可以。这个是为一个川菜馆专门设计的餐具。形式上非常用心,也挺好。但是,我觉得,这两个作品,不在一个量级上面。并且这个作品,有一个更大的问题是什么?它即使作为一个餐馆用的餐具也有问题。它不太好重叠的放置。如果都用这个餐具的话,这个餐厅的储物空间会很浪费,会占据很大,是吧?这就是设计思维带来的设计结果的区别。

这个作品就非常好,这是斯坦福Design Thinking里面的作品,这是为第三世界儿童设计的一个保温的襁褓,婴儿褓。每年有几百万的不发达地区的儿童,因为体温过低而死亡。当这个科学小组接到这个课题的时候,他们一开始认为,是不是只要把医院的保护箱重新再设计一下,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等到他们去实地看的时候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因为真正贫困的地方,根本去不了医院。所以他们改变思路,最后想的不是做一个保温箱,而是做一个婴儿随时能用的襁褓。他们找到一个熔点为37度的蜡,这个蜡泡在热水里面就变成液体,然后放到这个小孩这个被后面,塞到这里面,它慢慢放热,放热结束的时候,它又变成固体。这是最核心的技术。整个过程能持续三到四个小时。然后再把这个蜡拿出来,再放到热水里泡一泡,又变成液体,再放进去。这样可以保持这个小孩一直维持体温这个温度上。整个这一套做下来的成本是多少?二十美元。二十美元保证了慈善机构可以大量购买这个东西,并且可以分发到落后地区。这是一个我觉得非常美好的设计。它的美不是因为形式层面的美,它的美是一种善意的美,是道德层面的,是社会关系层面的美。

另外一个很好的案例。这个是深圳南山区的一个项目,叫婚礼堂。因为刚才很多人谈到中国人的身份认定问题。实际上中国人的婚礼文化,现在就是身份错乱的。大量的人不信教,但是到教堂去举办婚礼。我已经参加过了我的学生的婚礼,在教堂举办。那个教堂生意非常好,一个上午能做四场到六场,都要排队。甚至有一次我那个学生,不是在教堂,在朝阳公园办一个婚礼,结果从网上下载了一大篇说词让我当证婚人,我一看那个词,我根本没法念。我一念的话,就变成我在冒充神父了。这完全是一种错乱,同时呢,我们婚姻登记的程序是不是又让人沮丧?我是领过结婚证的人。我领证的时候,还是在街道办事处,现在到民政局了。这个过程肯定不让人愉快。所以这个项目我觉得很有意思,不光是建筑师的问题,南山区政府,也值得表扬。他在他们的一个公共绿地里面,专门让建筑师设计了这么一栋很小的建筑,婚礼堂,这栋建筑就是用来婚姻登记的。你看建筑物有圆形的,中国人的意思就是圆满,圆形圆满。然后沿着水池,有一条上升的坡道,这个把婚姻比较积极的一面给它渲染出来。整个实际上是玻璃幕墙,但是外面的金属格栅,让它有一种像婚纱的感觉。这个里面的空间,没有太多可说的,但我觉得它反映了一种关系。

我个人最喜欢的是这张照片。这个可以说在中国首次出现的一个空间,新人们跟国徽在一起合影。我觉得这个空间的设计,实际上就极大的改变了我们的政府和普通民众之间的关系。我们平时一见到国徽,不是来罚款的,就是来拆迁的,都很可怕。你要总是这种关系的话,你跟政府之间,跟国家之间的感情怎么去建立起来?这个和谐社会怎么建立?但这样一个空间,让社会更多的底层,贫穷的人士也可以有一个体面的婚礼的空间。你现在如果去教堂,去朝阳公园,也是有很大花费的。所以我觉得,这个项目实际上不在于具体的设计手段怎么样,而在于他对整个行为的约束,对行为的描述非常好。所以这是一个看不见的美。

这个是我今年刚毕业的一个学生做的一个毕业设计的选题,虽然是一个学生作业,但是仍然反应了一些思考。北京选的地是这一块地,这个是首都体育馆,这是华宾馆,这两个地段之间的地,选择这个地段很有意思。这个区域大家看谷歌地图的话很美好。这边是紫竹院公园,这边是动物园。但是,你在这个区域的公路上路过,坐车,走路,路过的时候,你对这个区域良好的空间环境品质毫无感受。这是一个3D模型建构的空间,实际上这个绿岛也是不存在的,就是公路。然后我们会发现在这两个很好的体育运动的空间中间,是一堆乱七八糟的建筑,而我们再进一步看,这就是北京的大院文化。这些建筑实际上分属于不同的大院空间。国家图书馆是一个大院,这个华宾馆是一个大院,首都体育馆是一个大院。

为什么会出现这一堆乱七八糟的大院?因为这些建筑在每个大院里面,它都处在一个屁股的位置上面。它都不是门脸,都不是正面。但是如果我们把大院的思维打开的话,这些“屁股”会成为一个很漂亮的“脸”。这个空间会形成一个非常有凝结力的空间。而这个地方每天的交通人流,可能要达到几十万人。下面还有地铁站,地铁9号线,国家图书馆是终点站,还有地铁4号线。所以我们的城市如果用合理的眼光去整合它的话,资源其实是非常好的。我们完全可以获得更好的生活体验和生活空间品质。

最后我想以这段话来结束。这个是我的学生,他们在做一个展览的时候,请我写的一个序言。这个展览的课题也是我给他们布置的,我让他们改造一下深圳的罗湖海关。起因是我去香港的时候,我从香港到深圳过那个海关,两地的落差让我感觉太感慨了。后来他们也很认真的,自己自发去做这个事情,最后做了一个展览地。这段话我想基本上能总结我内心对设计师的社会角色的一个定义。

在公民社会中,设计师的社会角色是什么?是涂脂抹粉的美工,还是唯唯诺诺的画图机器?是投机取巧的点子大王,还是故作姿态的先锋演员?都不是,也都可能是。但他们首先应该是合格的公民,知道自己的权利,也懂得自己的责任,用作品阐释价值观,用专业技能提升社会生活。当一道关口的两端出现巨大落差的时候,设计师不去怨天尤人地牢骚满腹,去调研,去观察,去思考,拿出自己的提案,设计师不是社会的旁观者。自我委托的设计师就是社会的改良者,当不完美的现实横亘在眼前,我们要告诉人们更好的可能性在哪里。行胜于言的人们,图纸是无声的宣言。

 

 

 

 

 

【24小时设计论坛背景简介】

 

 

 

\

 

由最具影响力的设计先锋,引领思维地图,开启一个富有创造力的周期,寻找设计的价值根源,塑造设计面向未来的潜力与活力——9月24日,以“加减乘除:设计的觉醒与抉择”为主题,由北京服装纺织行业协会主办、北京盛世嘉年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策划承办的的2013时尚设计北京24论坛,在北京服装学院·服饰时尚设计产业创新园智慧启幕。
   
本届时尚设计北京24论坛由包含开场演讲、自由谈、跨越零点、鲜锋汇、时光漫步与设计沙龙几个板块组成的七场演讲以及2013北京最具文化创意十大时装品牌颁奖盛典组成。

 

设计价值观的觉醒与多元化的探索与碰撞,成为了本届时尚设计北京24论坛上最鲜明的观念主张。针对中国原创设计面临的资金技术缺乏,完整度和可持续性不足,规模化生产能力差,渠道狭窄等现实困境掣肘,论坛嘉宾也给予了切实的回应与灼灼的思考。